ㄍㄚ利略?正音還是誤音?
撰文:阿傑仔 (2010-03-14)回到文章列表

去年(2009)是天文年,天文學界有人指出,天文學家「伽利略」的「伽」字應該念成ㄍㄚ (gā)。雖然這已經是好一陣子之前的事了,但我們一直沒有機會談談這個問題,現在我們就來看看這個說法是否經得起檢驗。

韻鏡:伽按照教育部字典,「伽利略」的「伽」要念成ㄑㄧㄝˊ (qié),同時也收錄ㄐㄧㄚ (jiā) 的讀音,但是並沒有ㄍㄚ (gā) 的音。在《廣韻》等韻書中,「伽」是「求迦切」,在現代念成ㄑㄧㄝˊ並沒有什麼問題。過去很長一段時間,課本都將「ㄑㄧㄝˊ利略」列為標準讀音,不過,伽利略的原文「Galileo」,不論用義大利語或英語念,都和ㄑㄧㄝˊ相差較遠,若改念ㄐㄧㄚ,也還是有一點差距,因而讓人感到相當困惑。天文相關領域的學者對此提出質疑,例如孫維新先生即強調「伽」應念為ㄍㄚ,而劉源俊先生也認為「伽」字在古代用於翻譯佛經的「ga」,所以應該念成ㄍㄚ。不過,劉先生的說法恐怕大有問題。

首先,「伽」字的確在古代用來翻譯梵語的 ga 或 gha 音節,如「伽陀」、「伽藍」,而 ga 音近漢語的ㄍㄚ。那麼,我們可以像劉先生一樣,說「伽」字在古代念成ㄍㄚ嗎?這恐怕不能妄下定論。兩個語言之間在音譯時,由於各自有一套音韻系統,因而譯出的發音往往只是近似而已。古代用「伽」字音譯 ga,不代表當時「伽」的讀音就一定等同於ㄍㄚ。而且根據《韻鏡》,「伽」字是「三等字」,在當時應帶有 i 介音或作用類似的成份,所以中古的「伽」字恐怕並非念成ㄍㄚ。另外,梵語的 gha 應和「送氣濁音」有關,所以也和ㄍㄚ有些差距。

再來,我們必須了解,中古音到現在已歷經許多改變,ㄍㄚ、ㄎㄚ這樣的音節已產生變化而不復存在於現代國語中,就算有也多半是後來為了外語音譯及其他特殊情形而刻意造出來的,例如「噶」、「咖」等。就算「伽」字在古代真的曾有ㄍㄚ或類似的讀音,但現代語言中既然已經沒有ㄍㄚ,而「伽」也早已變成了ㄑㄧㄝˊ,我們又如何能為它強行加上ㄍㄚ的讀音?我們今天的發音早已和中古漢語相差甚遠,如果每個字都要遵從古音,那麼現代語言豈不是要整個改寫?況且今人對古音的認識僅能靠推測,並無法完全確認其語音性質。

還有,劉先生說「伽」應念成一聲的ㄍㄚ,我們想問:為什麼是一聲,而不是二聲、三聲或四聲?「伽」字為平聲,且為濁音字,在現代應變為陽平,依此規律「伽」字應該是二聲才對,很可惜劉先生未能處理這個問題。

顯然,這些天文學者並沒有理由擅自更改「伽」字的發音,當然也無權宣稱ㄑㄧㄝˊ的發音是錯的。其實像「Galileo」這樣的外語轉譯到我們的語言,發音產生改變是很自然的,只要約定俗成即可達到溝通目的。我們在外國人面對說「ㄑㄧㄝˊ利略」,相當於在說一個中文詞,外國人聽不懂是正常的,更沒有「鬧笑話」的問題。如果真的不滿意 Galileo 變成「ㄑㄧㄝˊ利略」,應該是質疑當初譯者使用「伽」字的做法,並把「伽」改成發音更貼近的字才對(例如「加利略」,甚至「噶利略」、「嘎利略」之類的)。Gamma 音譯為「伽瑪」,也是當初譯者用字是否適當的問題,不能作為「伽」字念ㄍㄚ的證據。

而且,就算對「伽」字本身的發音有意見,只要有站得住腳的證據,當然可以提出,甚至可以乾脆提議為該字增添新音(而非妄加否定原有的正確讀音),以用於現代外語音譯。然而天文學界人士並未在漢語專業領域進行論證與意見交換,反而在缺乏語言專業的情況下,逕自向大眾及媒體發佈未經驗證的個人看法,實在有違學術精神。

 




歡迎發表意見:

您的大名: 
電子郵件:  (不會公開,可不填。)
意見: 



全部共 10 個留言。全部共 1 頁。 目前顯示第 1 頁。

一二三 2013-05-19 12:01:38

所以伽利略念ㄑㄧㄝ和ㄐㄧㄚ都算對嗎?!★
阿傑 2012-12-14 20:13:10

看來您舉的後面兩個例子是故意搞笑,不過我了解您的意思。:P

突然發現這篇文章的最近幾個留言,我都沒有回應。:P

khara 的補充,的確是反映出有許多人直接把 ga 和ㄍㄚ對應起來,混淆了 voiced 和 voiceless 兩種語音特性,我想劉先生可能就是一例。感謝 khara 更詳細的資料。

至於大陸的 ga 音,看來是為了譯音而特別加上去的,台灣要這樣做也許不是不可行,不過它就是人為加上的,實在和該字在古代用來譯什麼音無關。
與發音無關,與邏輯有關 2012-12-14 18:27:56

想一想,如果「伽」這個字要跟著外國人唸成「ㄍㄚ利略」;
那麼 Jesus 這個字
「耶」要跟著外國人唸作「ㄐㄧ」
「穌」要跟著外國人唸成「ㄕㄜˋ ㄙˇ」

「金玉滿堂」要跟著日本人翻譯成「睪丸滿堂」。
「松下問童子」是"Panasonic asks a boy"...
khara 2012-02-03 02:39:50

考慮到聲韻對應系統,
伽字只該讀單音,音 ㄑㄧㄝˊ(qie2)。

該說的阿傑上面已經說了。
補一點點較易被忽略的小常識。

嚴格說起來,
ㄍㄚ音是 ka(不是漢語拼音的,是一般表述),
ㄎㄚ音是kha。
至於 ga 和 gha,那都是當代普通話所無的。

會把 ㄍㄚ 誤會成 ga,
主要是因為當代普通話欠缺濁塞音的緣故。

但是中古漢語確實有濁塞音,
換言之,是一組三個音:

迦 kǐɑ,佉 khǐɑ,伽 ɡǐɑ(或說是 ɡhǐɑ,總之比起梵語少了一個)

以上三個字皆屬平聲,
對應到當代普通話,都變成ㄐ(j)ㄑ(q)納組去了。
只有濁音的對應到陽平(第二聲),兩個清聲的都是陰平(第一聲)。

主張「伽」字讀ㄍㄚ的,
再怎麼看也是個「中途半端」的東西。
要嘛就徹底恢復中古漢語,
那麼以後我們讀「加法」該要讀成「ㄍㄧㄚ」法,
讀「恰好」要讀成「ㄎㄧㄚㄆ」好

這樣子才有資格說,
讀「伽」字要讀成「閩南語的『牙』(文讀音)」,
http://twblg.dict.edu.tw/holodict_new/index.html
注意他照樣不是ㄍㄚ。

要嘛,依據當代官話系統去讀他,
那他就是 ㄑㄧㄝˊ(qie2),說一不二。

同一字在不同語言裡讀得跟該原語當代音不像,
本來就沒什麼。
一般說英語的讀到法國人的 Charles,
在英語語境下,
也罕有特地去改讀成 ʃɑrl 吧?
用英語說 German,
那個 G 不就依照當代英語規則讀成 ʤ?
而當代德語讀同一個單字(用法不盡同)G 自讀 /ɡ/,
本來就不衝突啊。

我反而覺得,
讀字讀當代音(簡便),
譯音盡量依廣韻系統(多樣而較準確),
這樣是最好的。

也許當初用「伽」字的人未必是想到廣韻系統
(但他可能是使用較接近廣韻系統的音)
但,不管怎麼說,
這個字依據對應系統來看,讀ㄑㄧㄝˊ(qie2)為佳。

愛蓮池 2011-07-16 06:49:45

在大陸,伽字是多音字,有ga1、jia1、qie2三種讀音。台灣只讀qie2 ?
手頭的字典里顯示,ga1是譯音用字,如伽馬射線,jia1只用於伽倻琴,qie2有伽藍、伽南香兩個詞彙。未見到伽利略的舉例。
iPhone輸入法裡倒是只能用qielilue才打得出來伽利略。
但我覺得既然已說明是譯音用字,應該讀ga1。可惜我平時都讀成jia1了。

另外,我不清楚伽字在粵語和閩南語裡的讀音,當初翻譯者,我覺得大多是南方沿海人士,很多譯音應該要考慮當地的發音吧。
guava 2011-06-11 16:18:14

伽 求迦切 古音可能讀 ㄍㄧㄚ 或 ㄍㄚ 主要是譯音字
資料來自康熙字典
armgod 2010-08-12 13:38:23

大陸這邊的「嘎」音多用來翻譯外來詞,比如「伽瑪射線」(γ射線),而嘎更接近英文原詞的讀音,所以我和幾個朋友都認為,在大陸的標準下,伽利略應當讀「嘎利略」音
阿傑 2010-03-16 12:29:48

我想「同形字」的確是很有可能的(如果「咖哩」一開始翻譯時就是念成「ㄍㄚ哩」的話)。當初因為缺少發音是ㄎㄚ或ㄍㄚ的字,為了譯出「ㄎㄚ啡」等外來詞,就有人用「加」字加個口旁來表示「ㄎㄚ」。後來又因為要寫「ㄍㄚ哩」,譯者也造了「咖」字來表示「ㄍㄚ」,就造成了現在的現象。

至於「茄」字,它原本就有多音,但在「茄子」一詞中,的確只能念成ㄑㄧㄝˊ。例如台語、粵語「茄」在指「茄子」時,發音就與「加」不同。

以上資訊請參考。
Capko 2010-03-15 21:43:25

不知道我的認知是否有誤
本來 咖哩 與 咖啡 都是表記外來語的套字
只是後來 咖哩 一詞的ㄎㄚ出現語音上的異動而成為ㄍㄚ
也或許一開始就是ㄍㄚ 只是剛好用同形字表記

話說回來這種表達語音的套字本來就沒有正誤音可言
類似的有趣例子是 茄子 與 雪茄
後者是翻譯上的套音字(当て字) 念成ㄐㄧㄚ(此音韻亦為可能)

但是現代華語中ㄑㄧㄝˊ韻下的字 其實很少
也許念ㄐㄧㄚ(或ㄐㄧㄚˊ)還比較合理

另外,在對岸中國,似乎比較常念 "家利略" 這個音
不知是否是因為對接近原音上的堅持刻意改讀的

ban 2010-03-15 19:43:25

我比較有疑問的是為什麼「咖啡」的「咖」大家會唸「ㄎㄚ」,
但是到了「咖哩」,卻會唸成「ㄍㄚ」。
還是講到「咖哩」的時候,其實大家都唸的是閩南語音……?